wh0kh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線上看-第256章 發現相伴-2rhw8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燕明棠见罗美心不为所动也不在乎,她不过来,自己就凑近她。
他把自己的计划对罗美心一字不落地和盘托出。
罗美心听完挑了挑眉毛,“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都不管。我只想看到结果,没有办成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
罗美心说完,拿起手边的包包转身离去。
燕明棠喝了一口已经冷掉的咖啡,没有动。
他摸着被燕厉寻剁掉的小手指,已经畅想起燕厉寻和燕厉诚兄弟反目的画面。
如果他们反目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地坐收渔翁之利。
李飞扬已经在心里咒骂起燕明棠这个老狐狸。
想当初就该把这个老狐狸的十根手指,十根脚趾都剁下来。
这还不够,挑断他的手筋脚筋才过瘾。
李飞扬光想想就觉得开心不已。
这时燕明棠已经起身离开,李飞扬也赶忙跟上。
燕明棠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离开咖啡厅后又去了红浪漫。
红浪漫可是出了名的按摩会所。
喋血狂妃 清涼如意
年轻漂亮的女人多,各种姿势全都满足。
李飞扬在心里已经骂燕明棠王八蛋了,他不跟进去那就是不敬业。
如果跟进去吧,那就是地不起袁圆圆。
不过袁圆圆应该会理解他,他进去只是看看,什么项目都不做。
就在他进入红浪漫会所以后,看到燕明棠已经跟着一个红头发的女人进了屋。
燕明棠贱兮兮地把手伸进红发女人不可描述的地方。
李飞扬黑了脸。
他虽然不知道红发女人的样子,但是也对这种自甘堕落,自甘下贱的女人十分排斥。
这时有给年轻的女人已经走到李飞扬面前,“帅哥,要不要来个全套?”
她说话间手已伸向李飞扬的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李飞扬赶忙闪到一边。
这是红发女人转头看过来,李飞扬愣住了。
红发女人的妆容虽然浓厚,但他还是认出了她。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腼腆的女朋友袁圆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袁圆圆也心虚地把燕明棠推进了一个屋子。
她自己也跟着跑了进去。
李飞扬傻眼了,单凭红发女人的这番操作他也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
而包间里,燕明棠的手已经在袁圆圆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
她性感的超短裙被燕明棠撩起,她却突然把燕明棠推开。
燕明棠“啪”地给了她一巴掌,“臭biaozi,给你脸了是不少,脱了去床上等老子。”
袁圆圆没有说话,只是无声地流着眼泪。
眼泪淌过的脸颊上,流过一串黑色的泪痕。
廉价的睫毛膏脱妆了。
燕明棠觉得甚是扫兴,“臭biaozi,你伺候老子又不是一两次了,在这儿装什么小绵羊,赶紧去洗洗洗脸,真吊老子的胃口。”
袁圆圆突然蹲下去抱头痛哭起来,把燕明棠吓得够呛。
他踹了袁圆圆一脚,当即离开。
“滚蛋,别挡着门。”他推开袁圆圆摔门出去。
袁圆圆把自己锁在屋里没动,只是不停地哭。
好似所有的委屈怎么都哭不完。
燕明棠出去以后又找了另外一个顺眼的妖艳女人,他们进了屋再没出来。
李飞扬靠在人来人往的红浪漫门口,都快疯了。
神级保安 三藏大师
他捧在手心里,连嘴都没亲过一口的女人竟然在这种肮脏的地方。
想到燕明棠那个老狐狸的手还曾停留在她的身上,他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疼。
他接连吸了十几支烟,连燕明棠什么时候离开都没有发现。
直到等到盯着红头发的袁圆圆从门里出来。
都市驱魔人 虎啸山林
离婚吧,殿下!
他一把把袁圆圆拉到身边。
袁圆圆蒙了。
“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袁圆圆还装作不认识他。
李飞扬一拳打在红浪漫的门上,“到现在你还跟我装是不是,袁圆圆你真是有本事,瞒过了我们所有人的眼睛。
呵呵,这是可笑。我竟然反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最单纯的女孩子。ID奥迪又没有良心,有没有对我有过一分真心。”
袁圆圆把头上的红色假发扯下来,一脸的颓败。
“李飞扬,你也看到了我就是这种女人。”
她又长又密的睫毛,卷而翘。
她红色的眼影染上了忧伤,圆圆的大眼睛里都是泪花。
“我就是这种下贱的女人,人尽可夫,很后悔认识我是不是?”袁圆圆一改之前的腼腆,不戴眼镜的她加上浓妆,竟然显得无比冷艳。
李飞扬觉得自己都有些不认识她了,这不是自己之前认识的袁圆圆。
他松开手放开了她,冷哼两声向前走去。
袁圆圆伸手想要拉住李飞扬,可却没有勇气。
恋曲2003
她无力地垂下手,朝着和李飞扬相反的方向离去。
李飞扬往后看了一眼,袁圆圆决绝的背影是那么无情。
婚心绽放
他一咬牙转身离开。
街上的风那么凉,来往的车辆那么多。
李飞扬的心那么疼。
第一次深爱一个女人,就以这种结局收场。
天上的雨就像是对他这种悲伤的洗礼,无情地冲刷了一遍又一遍。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燕家,只知道自己在进门的那一刻晕倒在地上。
秦朗都慌了,他赶忙把李飞扬扶进了房间。
“飞扬,飞扬,你醒醒。倒是发生了什么事?”秦朗一声声的叫着他。
暗黑之不朽意
李飞扬哼哼两声也没答话。
秦朗摸了摸他的额头,“飞扬你发烧了,快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天才丹師:帝君放肆寵 淩九
李飞扬依旧没有说话。
秦朗赶忙给奚晨打了电话。
“奚晨,你快来飞扬屋里,他发烧了。”
奚晨一听,没当回事。
不就是个发烧吗,这么大人谁没发烧过。
不过她还是赶紧跑过去。
等她进了李飞扬的屋子,才发信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李飞扬这哪是简单的发烧,他已经昏迷不醒。
“我去跟老大和大嫂说一声。”
秦朗点了点头。
冷清悠一看这种情况,当即说道:“情况这么严重还报什么告,赶快去医院,不能耽误。”
“秦朗,开我的车去。”燕厉寻把车钥匙递给秦朗。
李飞扬迷迷糊糊地说着胡话,“圆圆,为什么?为什么你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