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4oy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討論-第二百七十六章 皮癢了-5bdh8

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
小說推薦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
众人寻着声音望去,就看到花涧溪正一脸愤怒地盯着叶萧。
只见,叶萧一脸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手里抓着一把葡萄,时不时往嘴里丢上一粒。
在他的脚边,出现了一个看不见的护盾,将他和荣小雅护在了里面,不受寒气的影响。
叶萧悠然自得的样子,与现场的紧张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生化危机 雷少爷的剑
“不过你留下也好,你乖乖地把你身边的女人交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花涧溪眼中闪过一丝邪魅和火热,舔了舔嘴唇说道。
对于隐世宗门而言,钦天监就像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让他们在行走世俗的时候有所顾忌。
可眼下,他们已经确认了钦天监不在龙城,因此花涧溪的行为再也没了约束。
不过,叶萧根本懒得多看花涧溪一眼,看着黑龙,说道:“这盒子我能试试吗?”
“盒子还未曾打开,你如果想要试一试的话,当然可以。”黑龙楞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说道。
他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想要尝试。
叶萧点了点头,扫了一眼隐世宗门,又看了一眼掉落在地上的三块玉牌,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样的玉牌,这些都是来自某一件铠甲上的甲片,看样子你应该不止只有三块。”
“你能够看出来?”黑龙的脸色微变,盯着叶萧问道。
正如叶萧所说,这三块玉牌正是来自于一件惊世骇俗的铠甲之上。
只不过,从来没有人发现过,甚至连四个隐世宗门的元婴强者都没有看出不来,可眼下偏偏被叶萧一语道破。
这让黑龙不由得有些惊讶。
阿罗异世传 执着等待的寂寞
“这上面有天工机巧的烙印,三块玉牌各有弧度,阵法间又相互呼应,应该是一件盔甲的护腕。从阵法的痕迹上看得出,这样的玉牌应该有一百零八快,所以我猜测,这些玉牌应该是一套铠甲。”叶萧微微一笑说道。
“小子,你懂天工机巧?难道你是鲁班门的弟子?”花怜丘面露疑惑之色,对着叶萧问道。
叶萧没有回答,只是平静地看了黑龙一眼,等待着他的回答。
“你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一套铠甲的残片。这样的玉牌,我这里还有十二块。”黑龙沉默了一会,最终肯定了叶萧的推测,继续说道,“虽然只是残片,但也是一件好宝物,如果你能打开石盒,我愿意把十五块残片都送给你。”
“嘶!”
“十五块玉牌!”听到黑龙的话,西装男人与银环女子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灼热。
就连修为最高的黑袍老者,眼底也有一道精光亮起,看向玉牌的眼神瞬间变了。
原本三块玉牌的防御力有限,只能挡下筑基期的一击,他们元婴期修炼者看不上。
可眼下这样的玉牌竟然还有十二块!
要知道阵法的叠加威能,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十五玉牌放在一起,那岂不是连元婴期的攻击都能免疫!
“如果是一整套完整的盔甲,我或许还有点兴趣,但是只是三块残片,就想要让我打开这石盒,完全不够。”叶萧却一脸云淡风轻地说道,似乎完全不为玉牌所动。
“好大的口气,你确定能打开这个石盒?”花怜丘看向叶萧说道。
他刚刚以花家秘术轰击石盒都未能打开,现在眼前这无名之辈居然敢口出狂言,让他不由得有些不爽。
“如果我都打不开,那天底下就没有人可以打开了。”叶萧悠悠地说道,“只不过,这报酬嘛,未免有些少。”
美廚邪妃 久雅閣
“那你想要什么?”黑龙眯着眼睛,徐徐问道。
“盒子里面的东西。”叶萧一指石盒,淡淡地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你的胃口不小…”黑龙眯着眼睛,伸手指着在场的四个元婴期,徐徐说道,“我得提醒你一下,就现在的局面来看,盒子里的东西对你来说是个麻烦。”
骄女种田:大王你好棒!
“也许有些麻烦吧,但是不用你操心,我应付得来。”叶萧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人,云淡风轻地说道。
“有趣,真是有趣。你一个武道修炼者,居然敢当着我的面抢东西。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黑袍老者
“跟他废话什么,直接擒住他,带回宗门再慢慢审问。经历了我们十八地狱的人,无论他的嘴有多硬,到最后都会求着我们把秘密说出来的。”西装男人冷笑着说道。
“好主意,连他身边的女人一起带回去。”花涧溪急忙赞同道。
“你是刚刚没被我揍,现在皮痒了,对吗?”叶萧看了一眼蹦跶地最欢的花涧溪,叹了口气,淡淡地说道。
“你!”花涧溪被叶萧的羞辱气的近乎要吐血,不由得怒喝道。
这已经不是叶萧第一次羞辱他了。
从小到大,花涧溪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所有人见到他都是毕恭毕敬。
可没曾想,来到了低等的世俗修炼界,竟然被叶萧三番五次的羞辱!
想到这里,花涧溪不由得怒火中烧,随即右掌凝聚了一团真气。
“轰”
只见,花涧溪的掌中形成了一道粉红色的气旋,他身体周围的桌椅被吹得东倒西歪。
随着气旋逐渐扩散,真气凝聚出了半圆的形状,看上去就像是绽放的花朵一般。
“去死吧!落花掌!”
下一刻,花涧溪右手一推,巨大的花朵瞬间飞出,向着叶萧而去。
“少爷,且慢…”远处的花怜丘皱了皱眉头,想要出言阻止自己家的少爷。
对于叶萧,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直觉告诉他,叶萧绝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生死界 古道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花涧溪的落花掌就已经出手了。
“砰!”
巨大的花朵撞击在叶萧身前的护盾之上,发出一声闷响。
一瞬间,真气构成的花朵破碎!
一阵气浪散开,震碎了不少被冻成冰块的桌椅。
可处在最中心的叶萧,依然一脸悠闲地坐在那里,甚至连衣服上的褶皱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甚至,他还在悠闲地吃葡萄!
“这怎么可能!?”花涧溪一脸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置信地说道。
他可以清楚的感到,自己最强的一招撞击在叶萧的护盾上,连一点波澜都没有激起。
“为什么总有人要逼我出手呢?”叶萧淡淡地说道,将手中剩下的葡萄丢入口中,随即身形一闪。
“刷”
花涧溪只觉得眼前有一道拳影越来越大,下一刻,他的世界天旋地转。